首页 >通讯

一生玩火的把桩师傅

2019-11-07 18:24:22 | 来源: 通讯

公元1712年,一名法国传教士在寄回欧洲的信中形容了他第一次来到江西景德镇时的惊诧,“白天从火焰和烟气的形状,就能看出它的轮廓;而夜晚,这里被火光包围,恍如有许多烟囱的大火炉,神秘而美丽。”但是这里真正的奇异与美丽,除了火与土相生出的精美磁器,还有这幻化成瓷的进程里专注于窑火火焰玄妙变幻的“玩火”之人,行话称他们为把桩师傅!

在工匠们的眼里,有的只有对手艺的精益求精,而在“玩火”的把桩师傅的眼中是不会放过窑火火焰色彩每一丝变化,和窑炉里的温度对瓷器淬炼的分毫掌控。今天的午饭时间,我们就一起来到景德镇来感受一名一生“玩火”的把桩师傅的专注与纯粹。

一生玩火的把桩师傅

古稀之年的胡家旺师傅景德镇最有资历的柴窑把桩师傅,也是国家级非遗传承项目—景德镇柴窑烧造技艺的传承人。

很少有一个城市像景德镇一样,可以依靠一种产业维持生存上千年而从未中断。不过这里早已没有当时欧洲传教士所形容的冲天的火光和烟雾,在现代陶瓷工业发达的今天,大多数的窑已不再使用柴火,而是改成电烧或天燃气烧。不过,景德镇引以为豪的古老烧制技艺也正濒临灭亡。

一生玩火的把桩师傅

景德镇传统“柴窑“技艺是一种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烧窑工艺。顾名思义,就是用以马尾松松柴为燃料的窑。

景德镇传统制瓷包括柴窑烧成和手工成型两种技艺,即“烧”、“做”两大行。清代督陶官唐英说过一句话:“磁器之成,窑火是赖”。没有这关键的一把火,磁器也无从出身。胡家旺师傅深谙的“柴窑“技艺是一种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烧窑工艺,就是用当地的马尾松为燃料烧制瓷器。据介绍,烧一窑瓷器需要用到10立方松木,要烧20~24小时才能将瓷坯完全瓷化。

古法的“柴窑”和现代的“气窑”烧制磁器的比较,用胡家旺师傅的话说:“柴窑烧瓷传统上一直采用松木,由于松木富含松脂,在燃烧进程中挥发出来的松脂对陶瓷有滋润作用,使烧出来的磁器釉面涵蓄、滋润,古朴润泽,而气窑烧出来的则为僵硬的光泽。从手感上讲,柴窑烧出来的摸起来滋润,而气窑会有干涩感。

一生玩火的把桩师傅

畊雨窑出品的用传统柴窑技艺烧制出的 青花婴戏直口杯

景德镇年轻一代的制瓷手艺人胡军旦,畊雨窑的窑主,立志传承与发扬古老的烧造技艺,几经周折请来了胡家旺师傅。随着现代制瓷技术的发展,景德镇的陶瓷烧造如今更多的改用温度容易掌控、本钱更低的气窑、电窑。而古法的柴窑产量低、烧制成功率低,一个很重要的缘由是由于至今它仍依赖人工操作。柴窑里面没有丝毫机械辅助,完全靠人的经验。在烧窑的20多个小时内,窑口不能离人。古老的柴窑烧造技艺随着时光的流转濒临消失,晓得这方面技术的老师傅自然也是寥寥可数,成为景德镇古窑里的“宝贝”。而74岁的胡家旺师傅便是这目前景德镇资格最深的柴窑把桩师傅。

胡军旦凭仗着一名年轻制瓷人的初心,找到了已是古稀之年的景德镇柴窑烧造技艺的非遗传承人胡家旺师傅。

胡家旺师傅1958年来到景德镇,在国营瓷厂里学徒,而立之年才开始学柴窑,胡师傅对把桩技艺总结出1句口诀“一满二烧三熄火”,精要地概括了柴窑烧窑技艺的三个重要环节。

“1满”,是指将瓷坯放进匣钵里,并按每种器型、胎质的属性安排在窑洞的不同位置。“柴窑和现代窑最大的不同,由于投柴口只有一个,所以窑洞前后、上下位置是有温差的。这本来是劣势,但古人很有智慧,他们在同一个窑炉里面烧制不同的器型和色釉,合理搭配,形成了‘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效果。而现代窑,1窑出来品种单一。”

“1满”,是指将瓷坯放进匣钵里,并按每种器型、胎质的属性安排在窑洞的不同位置。

“2烧”,自然指烧火的进程,同盛满瓷坯的匣钵码进去之后,就要封门了,所以烧制温度的调节全靠眼睛视察和经验。烧窑的二十多个小时里,胡家旺师傅会一直守在窑口,延续观察窑炉火焰的情况,控制投柴强度,所以他“每一刻头脑都在转,斟酌着许多问题。”据说,柴窑在烧制时,里面的最高温度能到达1330~1360度。“烧到高温时,周围一定要保持肃静,由于要靠耳朵来听风流动的声音和柴火的声音。”这类差之毫厘的精确度完全靠人控制。正由于偶然性太大,造成了柴窑出品的不稳定性。除在观火口视察火焰色彩外,胡家旺师傅还有“吐唾沫”的绝招。胡师傅讲,一旦到了关键时刻,比如高温的时候,根据吐进去的唾沫燃烧程度,就可以辅助判断温度。另外,在窑炉不同的部位,他还会放置一些用瓷土做的试片,行话称“照子”,到时钩会起来看看,对温度的判断误差就比较小。

烧制温度的调节全靠眼睛视察和经验。烧窑时,胡家旺师傅必须一直视察窑炉的温度情况以控制投柴的强度。

3“熄火”,就是用两天时间将窑温均匀降下来,让瓷坯得到最美的幻化。

把控窑内温度的同时,还讲究“天有时,地有气“,春夏秋冬四季地气、气压、气流、风向的变化,晴天、阴天、雨天、冷天、热天的变化,都会对柴窑火性有影响,固然磁器烧成的质感都会有不同的体现。而气窑,电窑则不需斟酌上面因素。

景德镇烧炼业有“三年出一个状元,十年出一个把桩师傅”的说法。胡家旺13岁当学徒,几近干遍了所有制瓷工种,20多年后,才开始成为“把桩”师傅。用胡师傅的话说,把桩师傅是教不出来的,完全靠平时的经验积累和掌握。由于太苦,中途很多人选择了放弃,随着制瓷工业化时期的到来,胡家旺师傅觉得窑少了,出个修炼成熟‘把桩’就更难了。

在烧窑的20多个小时内,胡家旺师傅始终不会离开窑口。

1300摄氏度的窑炉前,古稀之年的胡家旺坐在窑炉前的椅子上,多数时候是在一口一口地喝茶。到了温度攀升的关键时刻,他一声令下,旁边的窑工便知道添柴加火。

柴窑是景德镇的历史,也是景德镇先人们智慧的结晶,胡家旺认为一座没有柴窑的瓷都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瓷都,陶瓷的灵魂就在传统的每一个环节里。古法的传承不但仅是在传承的一种技艺,而是在传承对这份手艺的精益求精、精雕细琢。每当从窑中捧出一件件还烫手的青花瓷时,你会立刻感到,很多无法言说的事情,可以被显示出来。

晴耕雨读

在这里有一个桃源

为你,遗世独立

长安二维码即刻关注

viagra多钱

酸西地那非片

viagra一粒

猜你喜欢